*这是个人创作, 由于是第一篇,   文笔不好之处请多多包涵.   洁西卡-我是一个研发团队的小主管Bobo, 团队中的有位软体工程师(就是写程式的工程师啦) 洁西卡, 她是团队中少数女性之一, 约30出头(是有点年纪 哈哈…)不过皮肤白皙, 一头长髮, 大大的眼睛配上可爱的娃娃脸, 看起来还像是大学刚毕业的咩咩. 深身高170, 细长的腿, 加上有点傻傻没心机, 你说甚么都相信的个性, 光是公司就一堆男性同事追求. 不过没人有成功追到….一天, 洁西卡: Bobo 你可以过来一下吗?我: 喔, 好… (关掉桌上看得正爽的01论坛, 走了过去)洁西卡: 我这段程式不知道为什么无法驱动感应模组?我: 恩…妳滑鼠给我, 我看一下…我刚好站在洁西卡椅子后方看着她桌上的笔电萤幕, 正准备向前弯腰拿滑鼠时, 从她头上往下一望, 两颗雪白的肉球立刻吸引了我的眼睛, 看起来有D cup, 平时没注意, 真不知道洁西卡还蛮有料的.我: 洁西卡妳可以解释一下这几行程式的的作用吗?不是很懂.其实我早已看出问题, 但我故意要她解释, 这时我手扶着她的椅背, 身体稍微往前弯, 假装很专注的在看着银幕, 其实我这样才能从他头上欣赏雪白的肉球.当洁西卡双手敲着键盘时, 刚好把奶夹紧, 两颗肉球快从白色雷丝胸罩上方挤出. 洁西卡手一鬆, 两颗球又瞬间往下沉, 还会造成”奶波震盪” 看得我开始幻想我的手从洁西卡上方领口伸进去握着雪白奶的模样…Bobo, Bobo….洁西卡正叫着我, 这才把我拉回现实, 原来幻想着太入迷, 没注意到洁西卡已经讲解完.我:恩….(假装在思考. 其实是正在想怎么回答.).我:欧. 我知道了, 你回到Sensor1 这一行, 你应该是要控制sensor 2 这个装置, 这边写到另一个装置的变数了. (还好一开始就看到问题点)洁西卡: 我改看看… 真的耶可以正常运作了. 谢谢囉!我: 帮你解了个问题, 记得请我喝饮料.洁西卡: 哼! 每次都凹我饮料. 好啦营业课的小张买给我的心八课给你喝拉.我: 别人请你的, 还拿给我真没诚意.洁西卡: 没办法啊, 一大早王Sir 就先买一杯送给我, 结果小张又送来一杯, 我喝不完拉. 赶快拿去不要让小张看到. 我咖啡喝到快吐了…我: 切, 这看起来有喝过耶.洁西卡: 我有喝一小口, 没差啦. 不要吵我我要继续解问题.我只好默默的走回自己的座位.回到自己的座位, 整个脑海都是洁西卡雪白北半球乳波荡漾的画面, 喝这洁西卡喝过的咖啡, 突然杯口有洁西卡喝过, 我这样不就是间接接吻?? (迷知音:真是宅男的想法)想到这裡实在是无法静下心来看01论坛, 啊不是, 是静下心来工作.Bobo 你过来一下, 这次是我的主管叫我了.主管: 这个桉子的客户刚打来说进度落后了太多了, 明天你带着洁西卡到客户现场解问题.我: 这桉子还有很多问题还没解决, 不可能在客户端一天就搞定的.主管: 我知道啊, 客户公司会帮你准备住宿及用餐, 你们只要负责搞定客户的程式就好.我: 这要很多天, 且Bug是无法预期解决的时间, 若可以的话这桉子早就完成了, 不会像现在被客户”靠邀”我们没完成, 其实客户就是不相信我们, 才会要我们去现场盯着我们做.主管: 你讲得没错, 但客户直接向董事长”靠邀”, 董事长也同意了, 我这边也没办法拒绝客户. 你就准备一下要出差的东西, 带这洁西卡去客户那边. 还有甚么要帮你的吗?我只好将不幸的消息跟洁西卡讲, 要她准备明天开始出差直到问题解完.******第二天在客户紧迫盯人下有的些进度, 但到了晚上实在没力了, 客户才放过我们让我们回去旅馆休息.一到旅馆便向柜檯表明某某公司有预定两间房间, 柜台查了一下后…柜台: 不好意思, 某某公司只有预定一间房间, 不是两间.我: 你再确认一次, 我们是两间房间.柜台: 确认过了, 只有一间.我: 没关係, 那再多帮我订一间, 我们要一人一间.柜台: 不好意思, 我们房间全满了. 没有多馀的房间.我: 洁西卡这间给你住, 我去外面绕绕找其他旅馆.洁西卡: 好吧! 有没有找到都打个电话给我.(洁西卡这小妮子, 这样讲的口气有点像是我的女友, 这么关心我住宿问题. 害我心动了一下)走了1个多小时, 问了不下10间饭店, 旅馆,都是满房, 只有一间Motel 有空房, 但我一个人不让我住, 说甚么怕我一个人会自杀, 靠! 我还有美好的未来等着我,干嘛自杀.拨了电话给洁西卡, 说明找不到房间, 只有一间不让我住的Motel 有空房. 却听到洁西卡要我回去旅店大厅接她.一脸惨白的洁西卡看到我立刻拖着我我外走, 走了几白公尺她才开始啜泣. 我问她怎么回事? 洁西卡哽咽着说: 我一到房间, 觉得无聊就想说差一下这旅店的评价, 结果网页跳出来的是上星期这饭店的凶杀新闻, 点进去看报导, 照片上坊间的摆设就跟我住的一样, 我想说同旅店很多房间应该都一样, 但 我看到照片的床边有被刀砍坏的痕迹, 比对坊间的床边, 根本一模一样. 且蹲下去的时候就闻到像是死鱼的味道从地毯传来, 地毯还有明显用清洁剂漂白的痕迹. 我住到胸房拉… 呜呜…. 洁西卡这时情绪完全崩溃大哭了起来.我站在街上无助的看着她大哭, 后来不忍心只好抱住她, 让她在我怀裡哭. 过了好一阵子洁西卡才止住了哭泣. 我赶快跟他说先到我”房间”再来想办法. 我牵了她的手, 往刚刚的Motel过去. 柜台再次看到我, 且多了一位哭过女生. 眼神朝我们打量很久, 还是忍不住问了洁西卡需不需要帮忙… (靠! 把我想成什么人.)拿了房卡进了房间, 洁西卡却笑了出来, 哈你被当成色狼 哈哈哈 太好笑了. 我也只能尴尬的傻笑回应…我先去洗澡, 妳自己先整理行李. 我对洁西卡边说边走向浴室. 但…这才发现浴室与房间用一大片透明玻璃相隔. 这样洗澡不就被看光光? 但只犹豫了0.5秒, 我立刻进去浴室开始脱衣, 完全不管洁西卡惊讶的看着我, 因为我就是想诱惑她. 直到我脱下内裤露出有点半勃的阴茎, 洁西卡才想到不能盯着我看而尴尬的转身. 我自顾自的开始洗澡, 看似很自然但心脏已经快跳出来, 完全不知道我这么突兀的作法不知道是诱惑到她, 还是会让她直接拿起电话报警, 脑袋其实已经无法思考. 就这样无脑状态下面对着牆壁一直搓头髮, 不知过了多久肩膀被戳了两下…你头髮要洗多久啊?!  我回过头来, 哇靠! 在我面前的是包着浴巾的洁西卡, 正笑嘻嘻地望着我说话.我帮你洗吗?“啊…”  “好”!洁西卡立刻伸手帮我洗头, 但这时候手一举高浴巾就滑了下来, 两颗我朝思暮想 雪白的两颗奶立刻裸露在我面前, 正面看起来圆形的奶, 搭配小巧粉红色奶头, 像极了可口的蛋糕… 不到两秒洁西卡立刻捡起浴巾准备再遮住身体, 但在她起身后我立刻抱住她, 用我自已以为深情的眼神看这她, 洁西卡大概也很紧张, 僵直的不动任我抱着. 我直接朝她的双唇吻了下去, 洁西卡并没有抗拒但紧闭着双唇, 我轻轻慢慢的亲吻她的双唇, 不久洁西卡的嘴唇也回应我的亲吻, 也开始搭配我的节奏, 轻轻的吸着, 双臂也主动的抱着我的背, 我趁势将右手摸上她的奶, 洁西卡轻”啊”了一声,身体稍微震了一下, 而我手握着柔软的奶并不搓揉, 用掌心在乳头画圆, 原本柔软的乳头在抚摸之下很快的充血变硬, 而她的喘气声也开始加重, 我知道今天她属于我的了.慢慢的将嘴由她的双唇往下移动到下巴, 脖子, 肩膀, 然后右手托起乳房, 亲吻着乳房四周, 洁西卡手扶着我的头, 同时提起了胸头往后仰, 鼓励着我继续爱抚她的乳房. 我两隻手捏着D奶, 鼻子闻着奶香, 舌头渐渐往奶头舔过去, 当舌头舔上粉红奶头时, 洁西卡发出”啊…”乳头迅速充血立起, 原本柔软的乳头变得跟小熊软糖一样有有弹性, 舌头将奶头向一方向扫过, 奶头立刻往另一方向立起. 洁西卡持续轻声的呻吟, 呼吸声也开始加重, 我知道她已经被我撩起慾火, 只是还是保持清纯少女的姿态, 不轻易将淫荡的一面展现出来, 我就喜欢这种矫情的个性.我细细的品尝着奶香, 听闻着轻柔的喘息, 手捏柔软的奶子, 心中希望时间暂停. 但不久洁西卡扶起我的脸颊, 我顺着她手势找到她因喘气而稍微乾涩的双唇, 再次用我口中的津液将它湿润, 同时双手也没閒着用拇指挑动挺立的乳头.洁西卡把我推开, 我以为到此为止… 直到她慢慢的靠近我, 再次轻吻着我, 再慢慢的由脖子胸口慢慢的往下吻去, 吻着肚脐,吻着小腹, 接下来吻了一下充血过久而爆紫的龟头, 她抬头看我, 我小声地说”舒服”, 她受到鼓舞的再次亲吻龟头, 一下 两下 三下…“舔一下”.    她毫不犹豫的伸出舌头舔了马眼. 马眼分泌出的前列腺液立刻被她舌头抹去. 我手将抚摸她的头, 就像抚摸宠物一样, 鼓励着她.“唅一下”.    她立刻将整个龟头唅在嘴裡, 柔软温热的嘴唇包围着我的龟头,舌头继续舔我的马眼部位.我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发出了一声“啊…” , 洁西卡唅着龟头抬头深情看着我, 我回她 ”我喜欢”. 她更认真的舔着我的龟头.我由上往下看洁西卡认真的模样, 想着公司的王sir, 小张还有一推不敢表态的宅男, 他们心中的女神正努力着吸着我的龟头, 一股优越感更加强龟头的感度. 流出更多的前列腺液“嗯… 阿斯..” 我每次因舒服发出的声音都鼓舞着洁西卡, 看着她边吸边吞下体液, 让我也不忍心让她嘴太酸, 扶起了她, 直接亲吻她的嘴唇, 口中还有我前列腺液的味道. 我吸着我的体液溷和着她的津液尝起来咸咸甜甜的, 还好我的前列腺液没有腥味. 我们俩的双唇交迭着, 舌头在裡面交缠, 享受着人类原始的情慾交流. 直到舌头酸了才分开彼此, 互看着对方, 一开始有点尴尬, 不消几秒便笑了起来, 原来我们闷烧了好久. 我们像情侣般的帮对方洗身子, 但不去碰触免敏感的部位, 有默契的要将高潮留在床上.擦完身子, 包着浴巾当然是直奔床边, 先将洁西卡拥在怀裡再凑近她的嘴唇边, 两人开始品尝着彼此的口水, 右手顺势摸上洁西卡的奶, 慢慢的揉, 偶尔拇指拨弄一下挺立的奶头, 听着洁西卡喘息的声音, 看她轻轻的皱眉闭眼 我知道她已经完全准备好让我佔据她的身体. 我将身体往前压让她顺势倒在床上, 拉开她浴巾, 双手握着奶, 轻轻慢慢的由胸部往下亲吻, 亲过平坦的小肚, 肚脐来到了神圣的溪谷上方. 柔软的黑森林并范围并不大, 稍微掰开双脚, 打开肉色的阴唇露出来是粉红色的阴道口, 肉上有层晶莹剔透淫水, 当然是先用舌头轻轻的刮起品尝, 嗯… 一样是甜甜咸咸没有任何腥味, 忍不住舌头又刮舔了一次, 伴随着洁西卡”嗯…嗯…” 鼓舞着舌头越舔越快, 洁西卡身子开始扭动, 原本只是轻声的嗯…嗯..变成 啊….啊… 而阴道源源不绝的流出淫水开始让阴唇四周都湿掉. 稍微往上舔她的阴蒂, 原本因兴奋而突起的阴蒂在舔过之后更加的突出, 而淫水也溢满, 整个阴户就像裹层糖水, 让人忍不住一再品尝.品尝够阴户后吸了一大口的淫水, 再次找洁西卡的香纯接吻, 洁西卡毫不犹豫的将我口中的液体吸了过去, 俏皮地跟我说还不错喝, 难怪你一直舔. 我俩再次拥吻, 不须手去扶肉棒, 我的龟头顺着滑熘的淫水直接抵住她的阴户, 而我将屁股稍微往上抬一些, 避免肉棒直接就滑去. 两人上身缠绵着, 下身去只是兵临城下, 完全不进攻, 让洁西卡有点受不了, 多次提起屁股准备接收, 但她进我就退-她退我就进. “我想要” 洁西卡最终还是说出来, 这时我才慢慢地将肉棒滑进她体内, 同时感受温热柔软的阴道将我的肉棒一吋吋地吞没. 看这她的脸 下身慢慢地抽动, 偶尔她睁开眼睛看着我又不好意思地将头瞥到旁边继续轻皱眉头, 有时我插到最深顶住她的花心, 让她发出啊的呻吟. 有时加快速度的抽插让她喘息然后速度再放慢. 洁西卡回过神来用迷濛的眼神看着我, 双手绕过我的后颈将我拥住, 两人双舌立刻缠绵. 我的手又回到洁西卡发胀的胸部上, 轻轻地抚摸, 用指尖扫过她的挺立的乳头, 手掌轻捏肉球, 肉棒依然不疾不徐的抽插, 我们就喜欢这种Romantic style sex (浪漫的性爱) 细细地品尝两人的身体.慢慢的洁西卡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我知道她准备要高潮了, 我也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 同时调整了抽插的角度, 插入的时候稍微将龟头往阴道内的G点顶, 抽出时用肉棒摩擦外面的阴蒂, 这时洁西卡开始用力的呻吟的起来, 洁白的脸颊开始泛红, 插没几下看她咬着下唇 停止呼吸 双手用力的环抱我的背, 她正在高潮. 我保持着抽插让她享受飘在云端的感觉, 由于淫水氾滥每次抽插都伴随着”噗激噗激”的声音, 过了十多秒她高潮过去才又开喘息, 但下身还是被我继续的抽插, 不一会儿再次进入高潮状态, 我再加快速度, ”噗激噗激”的声音更大声, 原本透明的淫水也被我搅拌成乳白泡沫沿着她的肛门流到床上, 这次洁西卡高潮时间较久, 看她整个停止呼吸全身用力, 阴道也紧缩, 在抽插没几下我也感觉到根部酥麻要射了, 更用力快速的抽插, 趁洁西卡还在高潮的当下内射热腾腾的精液.我趴在洁西卡身上, 我将头埋进她的头髮裡再她耳边用力的喘气着, 不久回复平静洁西卡抚摸我的背, 让我尽快回复平静.回过神后, 我俩一同进入浴室, 我先半躺坐入放满热水的浴缸再伸手引导洁西卡躺入我的怀裡, 头靠在我的胸膛上, 我一手环抱住她的身子, 手掌顺便轻握住胀大的奶子. 洁西卡闭上了眼休息, 而我趁机好好的欣赏在我怀中的裸体, 修长匀称的腿, 范围不大的阴毛, 平坦而结实的小腹, 柔软大小适中的奶子, 回到粉红的奶头, 瓜子脸搭配长长的睫毛, 聪明内敛会装傻的脑袋, 她是我看过最完美的女人. 不过她已经累的在我怀中睡着了…浴缸的水点凉了, 用指头拨弄着乳头将洁西卡叫醒, “到床上睡吧” 她回“嗯”. 我用公主抱将她放在床上, 让她侧躺背对我, 而我从后面抱住她, 一手这时将还在昂首的肉棒对准洞口, 插了进去但不抽动, 手再绕道胸前握住双奶. 洁西卡也只有小声的”嗯”了一声. 我在她耳边说”当我的女人”,  “不要”, “我要当你的女朋友”“当我的女人”“不要”此时我开始抽动我的肉棒, 还渐渐加速, 不一会儿洁西卡的洞口淫水又氾滥了起来, 每次抽插都发出“叽-叽”的水声, 洁西卡也开始呻吟了起来, 就在她准备要高潮时, 我停止了抽插. 洁西卡看我停下立刻忍不住的前后摆动屁股想找回被抽插的快感, 但我很贱的跟着她屁股摆动让她无法继续享受.“拜託, 我要”  洁西卡求着我.“当我的女人”“不要” “不要停”  洁西卡已经没有理智的回答“当我的女人”“插我”“你要当我的女人”“好” “我要, 拜託”此时我再次快速的抽插, 且每次插进去的时候都对这她的G点顶撞, 这让她很快的就进入高潮. 当她高潮结束时, 肉棒依然直挺挺的还没射停留在肉穴裡, 双掌握着奶. 此时我只想用肉棒跟他做连结, 幸福的进入梦乡.“晚安, 我爱你,我的女人”“我也爱你, 你那根还没消耶”“没关係, 它通常都站夜哨直到天亮, 今天她有哨所可以躲进去, 很幸福了”…-待续-  Bobo Wang